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庆祥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现代史学会会员。现任长春溥仪研究会副会长,长春市政协常委兼文史委副主任。是从事中国近、现代史和研究溥仪著称的著名历史学家。 《末代皇帝溥仪改造全记录》、《溥仪的后半生》《末代皇帝溥仪的生死时刻》《溥仪离开紫禁城以后》等40余部作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0年09月01日  

2010-09-01 18:03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找几个孩子当伴读

眼看着小皇帝不好好读书,太后王爷们也着了急,大家一起想了一个办法:给小皇帝找几个伴读,有了伴读就能让小皇帝安下心来。给皇帝伴读也不是谁都有资格的,这在皇族子弟中仍然被看作是巨大的荣誉,所以,伴读学子只能在近支的直系王公子弟中选出。伴读学生是一种荣誉,而且每月还有80两银子的酬赏,另外还被赏紫禁城骑马。最后得到这种荣誉的有三个人:溥仪的弟弟溥杰、溥伦的儿子毓崇、溥仪的堂弟溥佳。

溥仪、溥杰、毓崇在御花园溥杰是溥仪的胞弟,比溥仪小1岁,本来溥杰在家有自己的老师,这位老师每天在王府教溥杰和弟弟妹妹们四书五经、作词、书法,溥杰学习也很用功,成绩也很好。父母和祖母每天都检查他们的学习情况。溥杰每天入宫伴读不过是白赔半天工夫,但是溥杰每天都能与溥仪在一起,最高兴是老祖母,因为老人家最惦记自己的孙子。自从溥仪被接入宫,如果没有太妃们下谕旨会亲,她自己要想见见溥仪是根本不可能的,现在溥杰能入宫陪伴溥仪读书,老祖母就可以每天从溥杰嘴里知道溥仪的情况了。

毓崇是溥伦的儿子,溥伦是道光皇帝的曾长孙。同治皇帝载淳去世后没有子嗣,按理说应该让下一代,也就是“溥”字辈儿的侄子们继承皇位。而17岁的溥伦是最合适的人选,但是慈禧为了自己能继续掌权,继续垂帘听政,就打乱了帝位继承的规则,违背祖制选中了与同治皇帝同辈的醇亲王奕之子4岁的载湉,把载湉立为光绪皇帝。溥伦本来满心欢喜准备登极当皇帝,却与帝位失之交臂。所以,溥伦在晚清时期一直郁郁寡欢。到了民国时代,溥伦同袁世凯及民国官员来往密切,挑选溥伦的儿子毓崇入宫陪伴,也是为了拉拢溥伦,借以与民国官员保持联络。

毓崇入宫伴读实在是不幸的,因为伴读者除了陪皇帝读书,还要代皇帝受责。皇帝一旦有了过错,师傅不能批评皇帝,而要批评伴读的人,这叫做“成王有过,则挞伯禽”。溥杰是皇弟,而且学习成绩又好,毓崇成绩最差,所以代皇帝受责的“荣誉”就总是落到毓崇的头上,毓崇对学习也就越来越没有了兴趣。

溥佳是溥仪七叔载涛的儿子,他是入宫给溥仪伴读英文的。庄士敦入宫后溥仪开始学习英文,本来准备让溥杰伴读,可是庄士敦不同意。由于溥佳的英文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,所以庄士敦挑中溥佳,让他入宫给溥仪伴读。之所以选中溥佳,也是庄士敦为了还其父载涛举荐他入宫的人情。为了不让载沣失望,又选中溥杰给溥仪伴读汉文。溥佳被选为伴读后,亲友们纷纷前来道喜,他的祖母也夸他有“造化”,全家上下喜气洋洋,但是宫廷里的烦琐礼节却让溥佳难以适应,每天上课都如坐针毡。

8年之后才得见胞亲

溥仪自从入宫后,就一直没有再见到过自己的生母和家人,因为溥仪入宫已经过继给了同治和光绪,所以他的母亲是宫里的几位太妃,而他的亲生母亲反而成了“外人”。

从溥仪3岁入宫到现在,已经8年了,溥仪的祖母刘佳氏、母亲瓜尔佳氏无时不在惦记着他。自从溥仪入宫,祖母刘佳氏不知道为了孙子流了多少眼泪,8年前的一幕老是在她的眼前晃动,好多次想得她精神恍惚。可是按照清宫二百多年留下的祖宗家法,绝不允许她进宫看孙子的,不只是她,就是溥仪的生母也不允许进宫看望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宫里这时候有四位老太妃,她们是同治的妃子敬懿、庄和、荣惠和光绪的妃子端康,她们又分成两派,一派是以同治的妃子敬懿为首的同治三妃;一派是光绪的妃子端康,这时候隆裕已经死了,后宫由端康太妃主事。为了拉拢小皇帝,将来好登上“皇太后”的宝座,不断地发生矛盾和斗争。她们使出各种手段打击对方,用尽方法讨好溥仪。敬懿太妃住的离溥仪较近,她就提出让溥仪的祖母和生母还有弟弟妹妹进宫看望溥仪。

敬懿太妃派自己的贴身太监刘得顺来到醇王府报信儿:“主子问老福晋、福晋好,传老福晋、福晋带着溥杰阿哥、韫瑛大格格于某日某时进宫会亲!”老祖母刘佳氏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这样的好事她从来没有想过,她没有想到还能见到自己的亲孙子,回到房间里不禁放声大哭。瓜尔佳氏心里更是难过,回想自己生下孩子不久,就按王府的规矩,抱给孩子的祖母刘佳氏抚养,自己和孩子总共也没在一起呆过几天。8年前3岁的孩子入宫,更是生离死别。这一晃就8年过去了,可是连现在他长什么样自己都不知道,一想到马上就要相见,心里就像打碎的五味瓶。

经过几天的准备,这天早上,刘佳氏、瓜尔佳氏带着溥杰、韫瑛以及太监老妈子来到紫禁城。一行人在太监和王府官员们的前呼后拥之下,来到了神武门。经过御花园、太极殿来到长春宫,即到西配殿等候召见。

众人跟着引领的太监进入体元殿,向端坐在南窗炕上,头戴昆邱帽,身穿古色古香长袍的敬懿太妃磕了三个头请安,接着献上贡物点心,敬懿太妃和蔼地说了一声“你们辛苦了”,说完就让太监取出一个小方盘,由太监上前把小方盘里的戒指递给了刘佳氏和瓜尔佳氏,又把玉佩挂在溥杰兄妹襟前的第二个纽扣上,这时众人才落座。敬懿太妃和刘佳氏、瓜尔佳氏说起了宫闱里的家长里短,以及自己如何关心溥仪等等,每当敬懿太妃提到溥仪的时候,刘佳氏就止不住地流泪,刘佳氏和瓜尔佳氏一边应对着一边盼着快点见到溥仪。

端康太妃与太监就这样大家在一起聊了半天,敬懿太妃才叫人去找来溥仪,太妃说:“皇帝请安来了,老福晋下去歇歇去吧!”于是内宫太监把刘佳氏等人带到西配殿,等待溥仪。

溥仪自从3岁入宫后,一直跟乳母在一起,溥仪把乳母当做自己最亲的人,直到9岁乳母被太妃们赶出宫。乳母对他的关怀也是无微不至,乳母曾经告诉过溥仪,他的生母是醇王府的瓜尔佳氏,但溥仪还是觉得乳母比亲生母亲还要亲。相反,几位名义上的母亲,也就是太妃们却很少真正关心过他,就是小溥仪生病的时候,她们也只是带着一大群太监来到溥仪的房间,说的也总是几句套话:“皇帝好些了?出汗没有?”然后就匆匆离开,在小皇帝心中,这种所谓的母子关系没有让他感觉到一丝的母爱。

时间不长,溥仪在一大群顶翎官服的太监簇拥下来到殿前,到了祖母刘佳氏面前,一名太监忙放下一块黄色拜垫,溥仪就在上面给祖母、母亲各请了一个跪安;此时,祖母刘佳氏几乎哭出声来,瓜尔佳氏也茫然地呆在那里;溥仪站着也显得很局促。溥仪见了两位亲人觉得很生疏,一点也不觉得亲切。刘佳氏含着泪水的双眼盯住溥仪不放,眼前的溥仪如此的瘦弱,刘佳氏不禁一阵心酸。瓜尔佳氏上前问了几句溥仪学习的事,溥仪一一回答,在他心里,亲生母亲只是个冷冷的概念,丝毫谈不上有什么感情。

孩子毕竟和大人不一样,比溥仪只小1岁的溥杰,见到了早就听家人说过的皇帝哥哥还是十分高兴。在溥杰的心里,皇帝应该是个头戴冠冕、身穿大袖黄袍、长着长髯的老头儿,所以当他看溥仪是个和自己一样穿着长袍马褂的小孩子时,感到特别意外和新奇,等大人们都不在的时候,孩子们就玩到一起了。

溥仪把二弟溥杰和大妹韫瑛带到养心殿:“你俩平时在外面都玩些什么啊?”

“我们会玩儿捉迷藏。”

溥仪一听很高兴:“你们也玩捉迷藏呀?那太好玩了!咱们今天也玩捉迷藏吧。”他在宫里和太监们玩过,却从来没有和比自己小的孩子玩过。于是就把外面的帘子都放下来和弟弟妹妹玩起捉迷藏来,几个孩子玩得忘掉了拘束,越玩越高兴,玩累了又要想新花样儿,溥杰看着溥仪直乐。

“溥杰,你想什么?”溥仪问。

“我想的,噢,溥杰想的是,皇上一定很不一样,以前从没想过皇上会是个小孩子,应该就像戏台上那样有老长的胡子,头戴冠冕,身穿大袖黄袍,就像戏台上唱老生的,哈哈……”

溥杰说着,用手做了一个捋胡子的动作,溥仪一眼看见他袖口内的黄色衣里,立刻沉下脸来,大声道:“溥杰,这是什么颜色,你也能使?”

溥杰一下子慌了:“这,这这是杏黄的吧?”大妹韫瑛在一旁也吓坏了,不知道刚才还玩得好好的,为什么皇帝哥哥突然生气了。

“瞎说!这不是明黄吗?这是明黄!不该你使的!只有皇帝才能使,你怎么敢穿明黄的衣服?你放肆。”大妹韫瑛吓得溜到溥杰身后,快哭出来了。

溥仪上前打了溥杰两个嘴巴,吓得溥杰和韫瑛急忙给溥仪跪下。

刚才还天真活泼高高兴兴的三个小孩子,一下子就变成了尊卑有别的“君臣”,气氛顿时就变得紧张起来。

拔了寿眉,死了师傅

徐坊是在陆润庠、陈宝琛和伊克坦之后被授为“毓庆宫行走”的,这项任命的“谕旨”,颁发于1913922日。旨曰:“前学部国子丞徐坊,著在毓庆宫行走,并著加恩赏给二品衔、在紫禁城内骑马,钦此。”到191426日,溥仪又传旨“徐坊著加恩赏食二品俸”,虽较“食头品俸”的陆润庠、陈宝琛、伊克坦稍差一等,但对入宫不足半年、资历又不堪比的徐坊来说,“皇恩”非薄也!1915130日,徐坊与伊克坦同受“在紫禁城内乘二人暖轿”的恩赏。同年212日,溥仪又传旨准徐坊“穿带嗉貂褂”。

徐坊从骑马、坐轿到食俸、穿貂,步步荣升,这固然是溥仪赏的、赐的,然而他的凄婉悲凉的结局,似也不能说与溥仪无关。徐坊给溥仪讲授十三经,并没有留下太突出的印象,唯长相有一点出奇的,就是眉毛长。

“老师的眉毛长得真好哇!”溥仪这句话里充满了儿童特有的天真和羡慕。

“臣有长眉,受之父母,还托圣上的福啊!”徐坊得意之余,眼睛和眉毛一起动作起来。溥仪心想:既然托我的福长出长眉,倒应该仔细瞧瞧,遂凑上前去用手轻抚其眉。忽然发现一根眉毛长得出奇,乃乘老师不备,冷不丁将它拔了下来。

“哎呀!皇上,这寿眉是动不得的呀。”

“什么寿眉啊?这眉毛有什么不一样啊?”

“皇上,这是老臣的长寿眉啊!”

徐坊很不高兴,却又无可奈何,感叹几声也就算了。可这事被毓庆宫的太监们看在眼里,他们认为长眉即寿眉,既然被万岁爷拔了寿眉,徐师傅哪里还活得了呢?这个不祥的预兆很快便在宫里传开了。

真是无巧不成书,到19165月下旬,徐坊果然病倒了。自谓“感患肝病、右胁作痛、左骽肿胀”,经两个多月延医调治,不但没见好,竟不能行走、坐起,整天卧床,以致“饮食日减,元气浸亏”,830日病逝。这下太监们更有的说了,“徐师傅就死在那根被拔掉的寿眉上”。

小皇帝惹是生非,伴读人挨打遭殃

伊克坦出自满洲正白旗瓜尔佳氏,以满汉双榜进士的身份于1911年和清末状元、大学士陆润痒,20岁点翰林、30岁当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的陈宝琛,同时受命担任帝师。伊克坦的满文水平相当高,精于致学,品德高尚,生活节俭。

伊克坦奉派教授满文。整天沉埋于音节语法之中咿呀学语不免枯燥,溥仪学得很不上心。加之伊克坦其貌不扬,身材短小、一脸黑麻,授课时往往正颜厉色,遂使幼年的溥仪感到无聊乏味。每逢伊师傅授课,溥仪便坐不住板凳,真想跑到外面去痛痛快快地玩耍。无奈皇家也有家法,纵然是皇帝亦不得胡来,否则让四位皇贵妃知道了那是很麻烦的。于是,溥仪也只好收敛野心,守在课堂上与老师对坐。偏偏这位伊师傅执教严肃,绝不肯为了取悦皇帝学生而于授课内容之外胡诌一气。溥仪实在难耐,便把满文课本搁置一旁,或信笔作画,或翻看其他有趣的书籍,以消磨时光。伊师傅急了,只能责罚伴读毓崇。溥仪明知醉翁之意不在酒,却想到鬼点子,顺竿登高,亦传旨斥责毓崇。伴读孩子无错受罚、带泪而归,其父溥伦还得入宫赔罪,实属可怜。

有一天,伊克坦授课完毕,正襟危坐,舒展神情,不料溥仪忽然想起戏弄老师的故伎,悄悄脱去鞋袜,隔座将脚丫子伸向讲台,又要去夹捋伊师傅的胡须,惹得伊师傅一时性起,怒吼道:“皇上岂可把老丫丫伸向臣的脸上、嘴边,得勿秽乎?”“老丫丫”即指溥仪的脚,那是宫中特定叫法。而溥仪的手则被称作“老香香”。

“刚洗过的,哪会脏呢?不脏!不脏!”溥仪慢声慢语地故意气人。

伊克坦心里非常不高兴,但却不能指斥皇上,气急败坏的师傅又不得不向伴读泄愤。

“毓崇听着:汝之所为太失仪了!太失仪了!

“毓崇失仪,得罪师傅,来人哪,传旨杖罚!”溥仪就像没事似的,似乎在替老师“出气”,可怜的毓崇正在专心看书,几名太监就要带他出去杖罚,溥仪又一摆手让太监下去。

伊克坦向毓崇泄愤是对着溥仪,而溥仪责罚毓崇是不是对着师傅呢?学生虽小毕竟是皇上,老师岂能不心存犹疑?遂谒见敬懿皇贵妃,奏请“开缺”。敬懿温语相劝,再三慰留,并亲派内务府大臣世续于第二天前往毓庆宫“监读”,这件事才算平息下去。

其实,溥仪到底还是小孩子,哪会不淘气呢?不过因为身份特殊,平时无拘无束,在师生关系方面便做出了一般孩子不敢为的事情,这是怪不得老师的。

起初溥仪的满文成绩较差,随着年岁渐长也不断进步,逐渐不但能用满文说日常用语,而且还能写得不坏了。经过大约4年多的学习,溥仪已能阅读《圣谕广训》、《满洲孝经》等满文书籍了,对伊克坦老师也愈来愈敬重。1915年溥仪特赏伊师傅黄绢对儿一联,文曰“世臣喻乔木,晚节视黄花”,借以称颂师德。

伊克坦死于1922926日,享年57岁。此前,溥仪刚刚传旨确定了大婚吉期。作为溥仪的启蒙老师,伊克坦没能看到两个月后标志他的皇帝学生成年的那一天。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48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